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學生扮納粹,我們要怎麼理解?

文、圖:Tân Tek-hôa(台北共學平日四團領隊)


去年十二月,新竹市光復高中學生在一場變裝遊行中打扮成德國納粹,事後活動影音被轉貼到批踢踢八卦版,進而引起各大媒體報導。事後以色列辦事處、德國在台協會也發文回應,而台灣的總統府也做出回應,事後光復高中校長更因此道歉、辭職。

新竹光復中學學生扮成納粹的事件,新聞披露那幾天各方交戰,但新聞熱度一降溫,這件事就立即無影無蹤,什麼反省、什麼檢視、什麼憂慮也都跟著消失得無影無蹤。

除了因新聞熱度引起我們的關切外,關於納粹,我們到底了解了什麼?談納粹為什麼那麼敏感?學生到底犯了什麼大忌?二次大戰到底是什麼情形?但如果不放在歷史脈絡下看納粹,又能理解什麼?

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與其當正義魔人,不如當個「正義使者」!

文、圖:李英滋(台北共學平日六團成員)



近期發生好多「正義魔人」拍孩童行為po出照片引起不少爭議。對我而言,「正義魔人」的行徑是引起社會對家長、小孩的誤解,而不是促進了解,我覺得不如當個「正義使者」,像超人一樣願意挺身而出,給人民實質的幫助,而不只是動手拍照po網引起大眾與論紛爭

通常先生能陪我們的時間不多,所以每天都是我一打二帶著孩子出門搭大眾運輸工具,背一個、推一個,歡喜做、甘願受,是我對自己生兩個孩子心甘情願去負責照顧、教育的心態,所以孩子的任何狀況我都會想盡辦法去處理,並不會覺得誰該來為我服務。但我不得不感謝上帝,因為我身邊真的有許多真正的「正義使者」出現!

大多數的民眾看到我在上公車或是坐捷運時,都會自動協助我處理當下問題(不知道是因爲我一打二的關係還是天使都在我身邊?!

最近我那歲半的大兒子開始愛尖叫,雖然告知他人多時要小小聲、在外面公園才能大聲尖叫但有時他是不管地點想叫就叫。

有一次搭捷運回家時,剛好是下班人潮擁擠的時段,他的尖叫聲讓我對旁人感到抱歉,但我疲累的想不出法子制止他的尖叫聲,當下感受不少利銳的眼神射過來,正在想是否要在下站先出站讓他叫過癮時,旁邊一位先生認真看著我兒子,他不說一句只對我兒笑呀笑,然後指著他電子書的外殼,我瞬間內心感動的謝謝他,順勢用外殼上的恐龍跟兒子聊天,從圓山站到關渡站,一路都是靠著叔叔的外殼恐龍吸引兒子的注意力,讓兒子不需要尖叫了。

我們沒有跟這位先生有任何對話,但彼此眼神的交流讓我們都知道這是美好的結果!

又有一次,去大湖公園共學時,因為兩小都在睡覺,我趁機在捷運站二樓找個位置坐下來休息,看美景喝咖啡享受一下,這時我注意到旁邊一位阿桑的眼白比例有點變化,我順著這位阿桑的目光望去,原來是不遠處的尿布檯,傳出女娃哭聲,以及女娃父親的咆哮聲。

瞬間,我覺得很能理解那個爸爸的著急,因為我也曾疲累不堪地怒罵孩子,只因為我累了、我需要喘氣、因為疲憊不堪讓我對孩子的舉動愣住不知該如何因應如果我在那個當下,我希望有人能夠來協助我,而不是白我眼,或者是拍照然後上傳公審我。

所以那當下,我選擇做我覺得最實質的幫助,拿著隨身物品起身走過去,希望協助那位父親跟他的女娃兒。

事後回想,我還蠻開心那個歲多的女娃願意接受陌生阿姨上前聊天的舉動,其實我事前也會擔心他不想理會我呀!這位爸爸至少也因為我的出現,聽他說話也平復不少,還心平氣和打給媽媽說狀況。

其實我也可以像旁人阿桑一樣忘記自己也曾是那樣的角色,坐在原位白眼,甚至照相po爆料團,只是這對大家都沒好處,孩子一直哭、爸爸謾罵聲、旁人無法欣賞美景

我選擇挺身相助,這舉動不若爆料後的輿論爭戰那般刺激,但卻是日常又實質的幫助!

我也曾遇過落井下石的路人,冷不防給妳幾句冷嘲熱諷,但我大多選擇不與理會,頂多在背後吐回去,因為不喜歡正面迎敵,但又不想自己內傷過深,所以對空氣酸幾句也舒坦。

我很期待社會有越來越多真正的「正義使者」做出實際行動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直接走過去,問句:「你還好嗎?需要幫助嗎?」或者是閒聊幾句都好,而不再當個只是拍照上傳公審,然後引起輿論爭議的路人甲。

【相關文章】

20161101,高雄共學團領隊江敏榕,〈粉紅色的小花〉

20170303,台北共學團助教Burtina Huang,〈正義魔人的道德憤慨感所為何來?〉

20170303,台北共學團助教佳仙,〈傾斜的姿態:質疑當事人行徑,體恤爆料者心意〉

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不要當編劇

文、圖:林昱辰(竹苗共學假日團成員)


我參加共學團三年多,一直在練功,親子共學的理念:不打、不罵、不恐嚇、不威脅、不獎勵、不處罰,連小孩都能被背起來唸給我聽了。

最近好多人在傳授我葵花寶典,我還沒練成,但分享出來可以一起討論,共學的意義就是在多元的討論跟思考模式。

【第一式,課題分離】

舉例:小孩不睡覺,我好累,所以覺得很生氣!

小孩不想睡覺,是他已經累了不知道如何入眠,還是他還不累所以不想睡覺,或者……

妳很累是因為一整天的累積,還是因為小孩不睡覺?應該是累積,那累積了什麼?是身體累還是心裡累?身體累是要減少事情還是增加體力?心裡累的話審視一下自己的心境遇到什麼困難……

所以妳生氣是氣小孩不如預期,還是生氣自己不如預期?

【第二式,人我分際】

舉例:小孩被排擠了,我好沮喪。

妳沮喪的是小孩被排擠?還是投射了自己曾被排擠過的心情?

妳的沮喪是不是來自於妳把自己跟小孩黏在一起變成一體了?

不然,小孩被排擠了,沮喪或難過的心情應該是他,不是妳。

看到孩子被排擠,應該是想協助他,不是感到許多負面情緒迎面來。

【第三式,核對】

舉例:老公回家臉很臭,晚餐他也吃很少。我感受到他好像不想回來,不喜歡吃我煮的東西,他看起來不愉快,我覺得很難過。

問自己,是難過還是覺得生氣,先釐清氣什麼或是難過什麼?

問老公:「你到家的時候看起來臉色不好,是怎麼了呢?你晚餐沒吃多少,是不喜歡吃嗎?我感覺難過,所以臉色也不好,我們來核對彼此的心情跟想法……」(說不定老公只是身體不舒服,在等人開口關心,也可能誤會老婆不歡迎我回家,臉怎麼那麼臭……)

如果不核對,就各自在自己的內心世界當編劇了。

【相關文章】

20170106,林昱辰,〈小孩學寫字〉

20161025,林昱辰,〈媽媽學開車〉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面對「未知」的感覺

文、圖:黃琳懿(台北共學假日三團成員、準自學生家長、暖蛇虎兔預備團成員)


為了想讓自己放心去日本旅行,拼了幾天晚上寫孩子的自學申請書,終於,前幾天我把女兒的自學申請書送到學校了。

寫完自學申請書後,我隻身一人坐了半小時的公車,往山上的路蜿蜒的繞著轉著,我聽著不熟悉的站牌名稱,抓著背包,有一些些緊張。

是因為「未知」吧。我下了公車,繼續往山上走著,一邊走一邊回頭確認,真的是這條路嗎?我是不是走在對的路上?

放眼望去都是綠,沒在客氣的綠。這些樹花草生長的姿態,自然無畏的姿態好像有點鼓舞到我。我感覺到我的恐懼背後,還有一點點興奮。會是一個新的開始,一段有趣的旅程。我這樣的相信著。

下山的路上,公車還要十三分鐘後才會來。很偶爾才會有一輛車經過。世界很安靜很安靜,我認真的感覺自己,心裡的擔心就像現在,是一種孤獨,隻身一人的感覺。與外界沒有連結,只有自己。

我忍不住想,這樣的感覺真是龐大到難以忍受啊!小時候的我,是怎麼承受這種「孤身一人」「茫然未知」的感覺呢?是如何面對未知的恐懼然後發現自己是有力量可以跨過可以往前走的呢?

那我的女兒呢,當這樣的感覺在她身上時,她感受到的是什麼?在那種天地悠悠只有自己獨身一人的時刻,她如何承受?如何面對甚至跨出有力量的那一步呢?

前幾天我們家三個各騎一台車出門。回程的時候女孩一路往前衝,爸媽因為車燈掉落耽擱了一陣子,晚了她好幾分鐘才到家。幾天後她告訴我:「那時我回頭看不到妳們,以為妳們怎麼了,我好擔心。」

「喔,妳擔心我們怎麼了,所以哭了嗎?」我記得那天她看起來很自然啊?

「不是,我只是很擔心,沒有哭。」

女孩從小就特別無法忍受孤單,連一個轉角的距離都不能忍受的那種。想來那就是這種感覺吧。爸媽不在,與這個世界那條安全感的聯繫被斷絕,完全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安全,害怕這是一種「永遠永遠」(女孩愛用詞)的狀態。

但是面對這種孤單狀態,她從不能忍受、到撐住幾秒鐘甚至幾分鐘,支撐她的力量來源,應該就是一種「自我存在感」吧。她相信自己的能力,能感受自己的存在是有力量的,能解決未知困難的。

我不知道那過程如何發生的,但這就是「時間就無聲無息的在他們身上鑿刻出的痕跡」吧,這樣的成長,這麼細緻又幽微,一不小心就錯過了。更別說在那樣的評價系統當中,它會多麼微不足道了。


但在我的眼中,這才是重要的。這才是一個真正的「人」是如何成長、變化,「長出自己的力量」的過程。能陪在旁邊,細細的觀察、品味,真是美好的一件事啊!

【相關文章】

20170418,Tân Tek-hôa〈我們的自學生活〉

20170212,郭希瑜,〈暖蛇語文課 寒假來寫信〉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我們的自學生活

文、圖:Tân Tek-hôa(台北共學平日四團領隊)



A-siâng去年月開始法律上規定的自學生活。

在申請自學前,我們就在找學校掛學籍,我們家這裡離淡水市區不遠,在個學校中間,竹圍國小、鄧公國小和坪頂國小。我們選擇了山邊的坪頂國小,全校個年級學生不到六十人,但學生的組成卻很特別,有住淡水出名景點「三支香」豪宅的家庭,也有庄仔裡東南亞媽媽的孩子。A-siâng 一年級這班,十三個學生,是個年級裡人數最多的年級。

自學以來,我們也沒有特別教A-siâng什麼,更沒有安排什麼課程。

除了照著原來的生活步調走,每週兩天出淡水去共學,另外就是每週下午我會陪他去學校上個小時的生活課,課程內容安排得不錯,每週都會帶孩子手作或做家事,老師的上課模式也還不錯,沒有過多地約束孩子,因為A-siâng,這個老師上課時台語使用比例愈來愈高,庄仔內的孩子大多也都聽得懂。下課時同學間起了爭執,A-siâng也開始試著要去化解。

但我們在意的不是課程,是想讓他去接觸一群同齡的孩子,這些同學一開始就很熱情,慢慢地慢熱的A-siâng跟他們有了互動,他們跟A-siâng交談主要都是台語。他老師們遇到A-siâng也都是台語,全校似乎都知道有個說台語的孩子,但生活老師某次跟他們班導提起華語A-siâng幾乎都聽得懂,不然老師們一直以為A-siâng聽不懂華語。

一個學期下來,我慢慢地也和他們般的孩子互動起來,他們會找我聊天,有時候遇到問題會來找我幫忙(包括上課時,有時候我會在他們的教室裡),同時也在觀察學校到底哪裡出問題,這以後再說,但癥結就是學校的安排不是以孩子做為主體,即使在這間比較用心的學校。

下午的課,我也驚訝地發現小一的學生竟然都不會用剪刀,A-siâng總是獨立完成手做(剪、縫、釘等),包括專注力,老師很意外。可是我更意外的是其他孩子怎麼沒辦法。
除此之外,A-siâng的自學就沒什麼特別的了。

週三固定一早就去菜園,到下午才離開。我們團有幾戶淡水家庭(孩子都是2017到學齡),週也會來菜園(其他時間不固定)。目前有一股菜股是A-siâng要求留給他他的朋友喜歡種什麼就種什麼。菜園收成的菜,他會和Alian一起料理,常常有主張說哪種菜要怎麼煮。早上早餐只要他心情好,就會自己處理,煎蛋、蒸蕃薯等等。

我希望A-siâng先學會台語羅馬字再學漢字,但我們也沒有刻意教他,正式教的只有「a, e, i, u, o, ou」這幾個母音,但有時候他會跑來我電腦旁邊問我什麼字怎麼寫,漢字在生活中一定會遇到,孩子學漢字的動機就是他要看懂那個字是什麼意思,就他看到的漢字有時候也會自己試著寫看看,然後來問我那個字是什麼意思。

數學,則是生活中偶而會跟他玩數字的遊戲,非正式的帶入我們的互動中。

其他有比較正式做的就是,有帶這些孩子們去看淡水的水廠,1899年,台灣第一個水廠,後來走到淡江農場旁的李氏宗祠,我跟大人們講了淡水清代以來的族群衝突與遷移的脈絡。

帶過他們去爬觀音山,對照二十年前我在觀音山頂拍的淡水照片,讓他們看看淡水變了多少。也一起走過幾條我們菜園後面的步道。

其他的,就看他想做什麼我們就陪他做什麼,出去打球、騎腳踏車或是想搭船去八里,還是在家畫圖、自己動手做些有的沒有的。

平常我要去因反開發議題結識的朋友那裡走走,他總是要跟去;在淡水日常生活上熟識的朋友(包括常交關的店家),也是提供他成長養分的重要來源。每月固定的文化淡水社區報編輯會議,他也主動要求要跟我去,有時候還會表示他有想法要講。

自小我們常在淡水的個個地方散步、跑跳,沿路撿拾樹果、樹葉,聞著不同葉子的味道,環境的變化他比我更敏感。

目前就是這樣照著原本生活的步調,跟自學前沒有什麼不同。

【相關文章】


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2017年5/6~7 台中親子共學家庭教育實踐班】簡章



這個課程將協助您,

在勞累的育兒點滴中,找到方法拾回愜意的生活。

找到力氣實現盼望的親子關係,找到信心更滿意作為父母的自己。

有理念澄清討論課,有育兒經驗分享,有親子體驗課,
您將能重新看見「和孩子之間」,不再重演緊張的生活劇碼。

歡迎您,來作全世界最富有的人,能陪孩子歡笑與成長的人!


◎第一堂: 5/6 () AM 10:00~12:00
「玩」「美」不完美,放下心裡的完美小孩~看到自己的秘密教養藍圖

◎第二堂: 5/6 () PM 1:30~3:30
照書照豬養,不如找到適合自己的好教養
~檢視目前教養方式受到傳統觀念及主流價值怎樣的影響。

◎第三堂: 5/7 () AM 10:00~12:00
噹噹噹親子平交道,停看聽心用法~ 
說明:透過相見歡遊戲,發現在活動中自己經驗了什麼,焦急想介入,或者能自在享受。
觀察自己,孩子及別人的家庭互動,彼此學習,信任與支持。這個時間同時會有親子共學團的實務介紹。

◎第四堂: 5/7 ()PM 1:30~3:30
溫柔愛他的心,放手練他 的身~教養共學經驗分享

上課地點:尚待確定,再行通知  (預計在台中市區)

招生對象:家中有五歲以前幼兒的家長,有意參加平日或假日共學團者為優先。

收費方式:每戶繳保證金1000(須提前轉帳確認報名完成),全程參與,在課程結束後,保證金現場以現金退費。
課程支出:將於課程時,透明公開,請依個人學習經驗與使用者付費原則,進行個人的自主的支出捐款。

托育:每位孩子一天100(現場現金繳交)
(托育在同一個場地,跟講座以分區的方式進行,會請現任共學媽媽或義工提供陪玩和照顧。)
 (一歲多與一歲以下的嬰幼兒可以不托育,在課程現場自行照顧,兩三歲以上的幼兒請看狀況托育)
名額:60戶家庭


講師:郭駿武(親子共學倡議人,社團法人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秘書長,2011年完成一家三口徒步環島「大腳小腳走讀台灣」,曾任森林小學教師及台中縣社區公民大學主任,南華大學教育社會學碩士,資深親職講師。)與台中親子共學團各領隊

報名流程:
請先完成保證金的轉帳後,再填寫 報名表,對帳完成後會主動以簡訊跟您聯絡一周大約對帳兩次,不一定會天天對帳,請稍微等候,謝謝您,表示完成報名手續。

保證金轉帳帳號:
郵局 (700  )
帳號:00213640-321625
戶名:陳梅芳

全程參與在課程結束後,保證金可全額現金退費。
(課程支出:將於課程時,透明公開,請依個人學習經驗與使用者付費原則,進行個人的自主的支出捐款。)

報名完成後,我們將於課程前一周,4/29 () 寄發上課行前通知 (E-mail)
若有疑問歡迎Email:「eggwalk@gmail.com」討論

能有疑問請於平日1000後,請電:陳小姐0933-407214(如忙線或無人接聽,請傳簡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