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不打不罵不威脅不恐嚇不利誘=縱容放任?

文、圖:口天娟(台中平日四團)


是的,我們家參加萬惡之首親子共學團,而且是小孩六個月時就加入了,走著不打不罵不威脅不恐嚇不利誘的方式,我們真的做的很完全嗎?其實也沒有,我們只是以此為目標,不斷的在每次狀態下練習、檢討、改變,然後,尋找適合跟孩子溝通的方式及話語。在每個孩子有狀況的時候或階段,不認為孩子找麻煩,反而感謝孩子讓我們有機會彼此練習著,練習著覺察、反思、討論、尊重、對話……。而每過一個階段及負面狀況,孩子與我們的連結似乎就又更深。


這條路好走嗎?極其難走啊!


首先,必須練習覺察並拋開從父母輩、社會所習得的威權姿態。必須練習覺察,在每一次狀況發生時,身為父母自身的情緒、想法為何。練習不被孩子的情緒牽動著,從旁協助孩子感受自身的情緒,如何而來,如何流動。這時身為父母的人,如果無法自己先覺察自己、先穩住自己,又如何從旁協助孩子?從尊重著孩子日常生活自身的權力開始,吃飯、穿衣……等等尊重著孩子的感受、需求。遇到拉扯時呢?覺察著是否進入權力拉扯,思索著,為何要控制?並不斷與孩子核對、反省著,試著種種與孩子溝通、對話的方式,你以為很容易嗎?不,這些方式,都要花好多力氣,花好久好久的時間,要有耐心的日復一日的觀察著、對話著、嘗試著、思索著、等待著,甚至要承認做父母自身的不足及錯誤。是的,我會跟阿昫道歉。

要容易,權威式的教養方式最容易。棍子拿出來,權威拿出來,逼迫著孩子就範。但,我們看到效果的同時,是否有想過,現在只是孩子力量尚未養成,他服從了、妥協了,是否真的同意你?等他力量養成了,有能力反抗了,你確定他還能這麼乖乖順從嗎?或者,順從了,同時是不是也放棄了為自身爭取的力量或壓抑自己,「反正我說了,爸媽也不會聽。」想想在權威下長大的我們吧!
你以為孩子真的什麼都不懂嗎?不,當大人以為自己什麼都懂時,是否觀察過孩子的感受比大人敏銳多了?從他哇哇出生就可以看出端倪,餓了哭、冷或熱哭、需要安慰哭、害怕哭,哭著要請大人協助他……,他真的什麼都不懂嗎?當他開始會說話,嘗試著表達,會問這是什麼、為什麼,他其實無時無刻不在思索著、觀察著、試著用語言與大人對話。常常阿昫的一句為什麼都會點醒我「是啊!為什麼不行?」接著,促使我一連串的思考。所以,孩子真的什麼都不懂嗎?還是大人阻斷、干擾他去感受自己的身體、情緒感覺,阻擋他體驗、觀察世界的一切?

再思考一下,我們現在所有的社會規範、社會化是從何而來?真的一成不變嗎?做大人的我們真的確信自己觸及世界所有的一切嗎?真的只有二元對立、是與非嗎?我們如何能斷定的告訴孩子,你的感覺、觀察都是錯的,你就只能照我說的做,然後阻擋了一切感受及練習?那麼,未來如果他發現,不,這社會變了或這世界不是你說的那樣,或者他觸及的社會、世界範圍比你更大時,那孩子有能力觀察、思考、應變嗎?或者又需要重新花很多時間來認識這世界、認識自己?


教養向來不是件容易的事,無法一言以蔽之,無法用單一方式對待所有的孩子;各種教養方式其實也沒有真正對跟錯;而「人」是如此複雜的,人的潛能、人腦的發展使用,在現在科學的研究下,我們所知的是甚少,更不用說我們對於宇宙萬物所知的可能更少。

對應宇宙的浩瀚,渺小的我,無法告訴孩子我要「教」他什麼,我能做的就是陪著他感受、覺察自己,陪著他觀察、體驗他所看到、遇到的一切,然後,練習討論、對話、思辨。用著自己的步調、找尋自己個人的方式走在這條人生道路上。這,就是我在共學團中經由不斷觀察、反思,逐漸在走的路及方向。

不打不罵不威脅不恐嚇不利誘=縱容放任教育=簡單方便的教養方式嗎?

不,請不要如此輕易斷言或擷取,我在團裡看到的每個媽媽都也是用著生命力跟意志力在努力學習如何在「不打不罵不威脅不恐嚇不利誘」方式下與孩子一同成長著,這是一條學習無止盡的不歸路。


【延伸閱讀】

20170309,盧駿逸「傾向於不體罰」的進路—個人修養還是系統困境?

20130416,想要孩子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一個中年專職奶爸的共學之路
20150920,Hian-Kun Tenn,對我而言,什麼是親子共學

20161230,何語蓉,爸媽可以跟孩子大聲說話嗎?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字詞之間,留點空間

文:口天娟(台中平日四團)


我們的生活中,有很多字詞我不太會跟孩子說,那樣的字詞有些是權威下的產物;有些很籠統,很難解釋,很難定義字詞表面的價值觀,很需要討論,甚至很需要體驗、有感受後,才能討論;有些字詞需要從不同角度反複思辯,有些會因應環境、時代、社會步調等等的種種不同再反複思辨討論……。通常遇到這種字詞,孩子小剛牙牙學語時,這些字詞我盡量不說;孩子現在較能溝通,我盡量用討論的,不把話說死,留著空間可以讓小孩思考,大人也重新再自我思考。

這些字詞有哪些?

像是「乖」,到底什麼是乖?誰定義乖與不乖?聽話叫乖?那聽誰的話是乖?聽大人的、有權威的、小孩的?要小孩乖的用意是什麼?當小孩服膺於大人權威乖時,他如何學會對話?如何對抗社會總總的暴力及不合理?大人又如何演繹對話並與小孩做練習?

「禮貌」,什麼是禮貌?誰定義禮貌?大人說,沒打招呼沒禮貌,禮貌只限於打不打招呼嗎?但大人沒經過孩子同意就任意摸、抱,這是有禮貌?大人說「請、對不起、謝謝」是一種禮貌,若孩子學會的只是表面的說「請、對不起、謝謝」,那麼這樣的禮貌用意何在?

「尊重」,什麼是尊重?不聽他人意見想法,只想用自己的價值觀強迫他人接受,這是尊重嗎?如果沒讓孩子親身體驗過何謂尊重,亦即大人運用權威壓迫而非尊重其所想所選,他如何尊重自身的各種感受、理解尊重、尊重他人?進而談起為自身選擇負責?還有好多好多都可以好好來討論。

這時,也讓我想到「文明」與「野蠻」,文明與野蠻到底由誰定義?怎麼定義?我們要說衣冠楚楚、遵行道德禮儀、有著先進科技是文明嗎?那麼曾幾何時有人想過,那些看似文明的背後,其實有著不善待其他生物、對大自然環境的粗暴及野蠻?包上我們所謂文明的糖衣,穿上人類的傲慢及自以為是的貪婪,污染水源、破壞山林、使原本有居所的生物沒了居所甚至滅絕。而那些被歸納為野蠻、不文明的部落社會呢?真的不文明嗎?他們也許衣不蔽體、用最原始的方式過生活,但,他們尊崇著老祖先的遺訓,沒有文明人自以為是的傲慢,尊重他們生活週遭的一切,感謝能讓他們溫飽的大自然,使一切生生不息,令他們享用不盡。仔細反覆思考,到底文明野蠻能怎麼評斷呢?用什麼角度評斷呢?在現今資訊迅速擷取的時代,有時,我們是否太輕易的在未深思熟慮的狀態下評論,自以為文明,其實正野蠻的對著身邊的人、事、物?


【延伸閱讀】

20161015,林秀怡,教導與體驗
20140314,Polian Ong,從孩子的語言使用發展講起
20170303,Burtina Huang,「正義魔人」的道德憤慨感所為何來?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當小孩很堅持時,大人在想什麼?續篇:尋找阿華

文、圖:楊鎮宇(台北平日六團領隊)


昨天白天我才寫了篇〈當小孩很堅持時,大人在想什麼?〉,晚上我兒雲棠兄(3Y8M)就給我「很堅持」好一陣子......Orz

那當我兒子很堅持的時候,我這個大人在想什麼?

事情是這樣的...


昨天棠跟好友阿華一起玩,傍晚時我們準備回家,阿華也準備要回家。之前有次經驗是,我跟睿用摩托車載棠離開,阿華媽媽載阿華也騎摩托車離開,棠跟阿華在各自的摩托車上按逼逼聲,當做道別。

昨天棠跟阿華想再次用「摩托車的逼逼聲」說掰掰,沒想到阿華爸爸是開汽車來載,我們摩托車騎到汽車車窗旁,大聲喊了「阿華掰掰!」後離開,騎沒多久,棠生氣地喊:「為什麼不是摩托車!為什麼不是摩托車!」

我把摩托車停在路邊,跟棠講話。我跟睿大概搞懂棠的意思,他覺得不是說好用摩托車逼逼聲說掰掰嗎?怎麼變成汽車了,他完全沒有辦法接受,一直大喊:「我要找阿華!」

可是阿華已經離開了呀,怎麼辦?我跟睿都提出同樣的方案,「那我們打電話給阿華,叫他們用汽車按喇叭聲跟你說掰掰,好嗎?」棠堅持不要,他說他要跟阿華見面說掰掰。

我覺得我了解棠的用意了,看起來的現象是「棠堅持要阿華用摩托車逼逼聲跟他說掰掰」,但我猜想我要面對的問題是,怎麼跟棠棠「想跟阿華說掰掰的心情」接上線。

我判斷了一下,現在是週六晚上六點多,雖然我肚子有點餓,但我覺得我還可以接受,於是我說:「好!我們騎車去找阿華,跟他見面說掰掰!」


就這樣,我們一家四口就騎車出發,尋~找~阿~華~!


我邊騎邊大喊:「阿華,我們要來找你了!」

棠棠這時情緒還是很滿,他生氣大喊說:「你太大聲,太吵了!」

我說,「喔喔,好,那我小聲一點,阿~華~(小聲貌)」

接著我騎到人車較少的路段,速度稍快,然後繼續喊:「阿~華~,我們要來找你惹~~!」

棠又大喊:「不要騎那麼快!我們會死掉!」

我說:「喔喔,好,抱歉,我騎太快了,你說的沒錯,騎太快會危險,就算急著要找阿華,也要注意安全。」

這時機車後座的睿補充說:「好,我們現在要去找阿華,然後不能喊太大聲,也不能騎太快,把拔要注意這兩點喔!」

我說:「好,我知道了。阿~華~,我們來找你了~~~!」

接著我們騎到一處停車場附近,有些吊車跟卡車。

因為棠很喜歡這些大型車輛,睿在後座說:「棠,你看,那邊有吊車耶!」

我喊說:「現在沒空看啦,我們要去找阿華~~!」

棠大喊:「我要看啦!我想要看吊車啦!」

我就說:「喔喔好,那我知道了,現在我們要去找阿華,不能喊太大聲,不能騎太快,但是可以看吊車!」


這時我心裡的想法是,棠雖然想找阿華,但是並沒有被那股想找阿華的情緒淹沒,還是能判斷音量、速度跟看喜歡的車子呢。

騎著騎著,棠快睡著了。

我搖了搖棠,「棠,你醒醒啊,我們不是要去找阿華嗎?還是你想要回家睡覺呢?」

棠還是情緒滿高的,「我站著不好睡啦,我要找阿華啦!」

我就說:「喔喔好,你的意思是說,你雖然想睡覺,但是還是很想要找阿華,對嗎?」

棠大吼說:「對啦!對啦!」


我四處騎,開始騎往回家的路。經過麥當勞,我把車騎到麥當勞門口,問棠說:「棠,阿華會不會在麥當勞裡面?我們要不要去裡頭找找看?」

棠完全不為所動,示意要我繼續騎。

我回頭跟睿對望,彼此點了點頭。我那時心想的是,棠這傢伙想找阿華說掰掰的心意還真強烈呢。

我們繼續騎車,路邊出現一個按摩店的「大腳丫」的發光招牌,棠突然笑了出來,指向那個大腳ㄚ說:「阿華會不會在裡面?」我也笑了。我想,棠的情緒可能有稍稍降溫了吧。

接著我們就開始四處指著各個店家,然後一起說:「阿華,出來,不要再躲了!」

我因為肚子很餓,就直接騎到洪瑞珍三明治店門口,然後問棠:「阿華會不會在裡面,我們進去找找?」

棠賊笑說:「好啊,是要找阿華還是買三明治啊?」我篤定說:「當然是要找阿華啊!」


我一進店裡頭,馬上拿了罐飲料給棠,棠也不囉嗦就接下,然後我買了三個三明治,想說回家時可以馬上吃。

帶著三明治跟飲料,我們繼續騎在回家的路上,棠感覺到了,問說:「不是要去找阿華嗎?怎麼要騎回家?」

我還是騎到家門口。我說:「要不要回家看看,阿華會不會在我們家?」

棠說:「不要,我想要找阿華,要去找阿華!」


我心想,看來棠想要找阿華的心意滿堅定的呢,可是我不想說「阿華已經回家了」的客觀事實,因為棠其實自己也知道,我想要回應的是「棠棠想要找阿華好好說掰掰」的主觀心情。

在家門口,我判斷我的狀態,嗯,沒有火氣,嗯,肚子雖然有點餓,但是手邊有三明治,餓到受不了就拿來吃吧,OK,我想我應該還可以繼續「尋找阿華之旅」。

可是我不確定睿跟米的狀態,於是我提議說,那不然媽媽跟妹妹先回家,看看阿華有沒有在家,然後我跟你繼續騎車去找阿華,好嗎?棠接受了這個提議。


睿的鑰匙之前被米米玩然後暫時消失了,所以他手邊沒有我們家的鑰匙。於是我就把機車鑰匙從一串鑰匙圈裡頭抽出來,把家門鑰匙遞給睿。

然後睿跟我還有棠說:「你們要繼續去找阿華喔,那等下回家的時候,再按我們家的門鈴,我再幫你們開門喔!」

跟睿、米掰掰後,我跟棠繼續我們的「尋找阿華之旅」。我慢慢騎,跟兒子約會一樣,我右手騎車,左手環抱著棠,棠沒有把我的手推開。回想事發當下,棠得知阿華他爸爸開車來載時,氣到把我想要抱他的手推開呢。

我們騎到新莊老街附近,棠指著路邊巷口「牛伯伯牛肉麵」的招牌說,「我想要走這條路去找阿華!」

我們騎進老街,我跟棠解釋,老街就是這裡有好多店,以前是新莊很熱鬧的一條街,然後隨意指著兩旁的店面說:「你看,有賣米的啊、有宮廟啊、賣桌椅的啊!」棠也跟著四處比,學我「啊」來「啊」去的說:「你看,有賣冰的啊、賣麵的啊、賣玩具的啊!」

我聽了之後呵呵笑了,心想找阿華這趟路還真有趣。

我們經過冰店,我問說:「要不要進去冰店找阿華?」

棠說:「不要,我要找到阿華,然後找他一起來吃冰!」

我就說,好吧,那我們繼續走囉,就這樣我們騎離開新莊老街,然後又晃了一陣子,我跟棠說:「棠棠,我們找阿華好一陣子了,一直沒有找到,我覺得我有點累,想回家休息,明天起床再找阿華好嗎?」

棠說:「好。」我心想,哇喔這麼阿沙力。然後棠接著說:「那我想要去吃冰,吃完再回家。」哈哈,那有什麼問題,我也想要吃冰呢。

我把車停好,跟棠走入冰店,一人一碗冰,吃的好爽。棠說:「我終於找到阿華了,他躲在這個冰裡頭。」我們對看,然後哈哈大笑。


我傳訊息給睿報告我們的情況,訊息上頭寫說:「我們在新莊老街吃冰,你要吃嗎?棠說他終於找到阿華了,他在冰裡頭。這傢伙真會巧立名目!」

睿回說:「哈,我不用吃冰喔,你很用心,兒子很會。」

吃完冰,我們終於要回家了。喔耶。

上車前,棠還提醒我:「等下到家的時候,你要記得按門鈴喔,馬麻才會幫我們開門。」

我說,「喔喔,好好,謝謝你的提醒耶!」

「阿華掰掰,我們要回家了喔。」我跟兒子一起對著夜空喊話,我環抱著兒子,慢慢騎在回家的路上。



【延伸閱讀】

20170918,楊鎮宇,當小孩很堅持時,大人在想什麼?

2017年10/21-22 台東親子共學團 家庭教育實踐班 課程簡章


大腳小腳親子共學團近五年來已經在台北、桃竹苗、台中、彰化、台南、高雄、宜蘭、台東紛紛開團,全國目前大約有800個家庭,每週風雨無阻地為了能夠提供給學齡前的孩子更多好的教養環境與教養的態度,共同學習、共同玩樂。

這個課程將協助您,在勞累的育兒點滴中找到方法拾回自在的生活。找到力氣實現盼望的親子關係,找到信心更滿意作為父母的自己。

兩天的課程內容有理念澄清討論課,有育兒經驗分享,有親子互動體驗,您將能重新看見「和孩子之間」,不再重演緊張的生活劇碼。

歡迎您,勇敢選擇做「不一樣的父母」,做個能陪孩子歡笑與成長的人!


課程資訊:
一、上課地點:台東荒野保護協會 (臺東市長安街46號)
二、課程費用:每戶需繳保證金1000元,四堂課全勤者可退回保證金,課程結束後視個人能力意願隨喜樂捐, 共同分攤成本。歡迎贊助場地與講師費、交通及行政費,以支持我們持續舉辦課程!

課程介紹:
◎ 第一堂:10/21(六) 10:00~12:00
「玩」「美」不完美,放下心裡的完美小孩~
看到自己的秘密教養藍圖

◎ 第二堂:10/21(六) 13:30~15:30
噹噹噹親子平交道,停看聽心用法~
共學實踐課,請帶孩子一起來嘗試共學。(由共學團領隊主持)

◎ 第三堂:10/22(日) 10:00~12:00
照書照豬養,不如找到適合自己的好教養~
檢視目前教養方式受到傳統觀念及主流價值怎樣的影響。

◎ 第四堂:10/22(日) 13:30~15:30
溫柔愛他的心,放手練他的身~
教養經驗分享,問題交流與討論。

講師:郭駿武
社團法人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秘書長,「大腳小腳走讀台灣」作者,曾任森林小學教師及台中縣社區公民大學主任,南華大學教育社會學碩士,資深親職講師。

林盈潔
台東親子共學團領隊,三個孩子的媽媽。迷戀每個人身上展現的生物多樣性,對各種人的議題充滿好奇。

特別說明:
若孩子於上課期間無人托育,歡迎帶他們一起來!若有需要,請和孩子一起準備可以陪他渡過上課時間的玩具或物品。上課時可陪孩子走動,或於各遊戲角落陪孩子玩。


報名資訊
一、招收對象:家中有學齡前幼兒並有意願參加共學團者、對教養感到困惑的照顧者、對教育有進修熱誠的人。
二、報名流程:
1. 填寫線上報名表 https://goo.gl/forms/WaoLbure9Of7UdnH2
2. 報名成功後,領隊會寄發E-mail通知。
3. 保證金請於上課第一天簽到時交給工作人員

聯絡資訊
聯絡人:台東親子共學團領隊 林盈潔
電話:0921-748-765 
E-mail: iamjamiela.jl@gmail.com (帳號全英文)



【親子共學是什麼?】
親子共學是大人與小孩共同學習的場域。
小孩天生就很會玩,他們要學習的是怎麼玩得安全?如何跟別人一起玩?被拒絕時怎麼辦?發生衝突時如何回應與處理?
大人要學習的是,如何不依靠打罵或威脅恐嚇,用平等尊重的態度與孩子相處?如何觀察敏感孩子的行為與狀態?如何面對負面教養所帶來的語言及行為問題?如何解讀教育中的價值觀問題等?如果更深入一點,包含面對原生家庭的困難,夫妻、婆媳、親子之間的溝通,如果更廣一點,批判社會中賦予對教育的功利價值與框架,釐清似是而非的教育理念,挑戰威權文化對教育的影響!

【共學團的特色】
以感動替代說教、以鼓勵替代責備、以期許替代要求、以溝通替代懲罰、以合作替代競爭、以欣賞替代挑剔。
這不是一個營利的組織與方式,而是對話與實踐的教育社群。
它不是一個托育的場所,它是教育上共同參與、反思與實踐的場所。

這不是聯誼社團,是透過行動改變現實環境的學習團體,這是個以平等跟尊重為基礎的親職教育團隊。

【共學團的組成與運作方式】
◎每團以25戶親子家庭為上限(孩子以0-5歲為主)。
◎成員:雙親(或之一)與孩子、共學團領隊。
◎共學時間:每周二、四共學,時間為上午10點到下午點。
◎領隊津貼:每戶家庭每月2500元。有特殊經濟困難的家庭歡迎個別與領隊討論。
◎共學場地:戶外空間為主,盡可能離台東市車程半小時以內,自然、安全、免費(或低收費),適合孩童遊戲、對兒童友善的地方,參加者自行前往。

※關於領隊津貼的說明:
我們不願意被定位為一種金錢與商品的交換(服務業與顧客);我們比較希望領隊和共學親子家庭彼此是合作夥伴的關係,而付費是用來支持領隊可以提供理想中的教育理念與方式。

◎父母必須全程陪伴與觀察孩子的活動,成人彼此互助負責孩子的安全與照顧,而領隊做為一個從旁協助的角色,在父母面臨親子互動或教養上的困難時,提供支持與思索問題的參考,幫助父母在教養上更有信心、自主。

◎除了願意揚棄打罵與威脅恐嚇以外,更要練習平等尊重、溫柔待人的方式,協助孩子成為一個有自信與自主能力的人,而不是會壓抑自我、順從教條的人。所以加入共學團前,請先想清楚,你希望孩子成為什麼樣子的人?


◎成人教育與互動遠比孩子複雜,共學團的父母們在這裡也練習如何結交朋友,如何主動溝通、提出想法、參與團隊,並共同嘗試思辨過去的價值觀與教養方法,彼此嘗試敞開心胸互相協助,形成有效的支援網絡,讓彼此在親子教養與個人成長的路上更有力量。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羽毛球

文、圖:宋(台北平日五團團員)


大寶想要玩羽毛球,希望可以出門打球。但我又要顧小的,很難專心陪伴,於是我告訴他我的困境。

他聽完以後,想了想說:「那我們在家裡用球拍來打,球是用在地上滾的(就不會打倒桌上東西),弟弟也可以自己玩。」

厲害,成交,這個方式大的小的都兼顧到了!

(孩子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弱,和他討論給他空間並且相信他,他會想出辦法,重點是心要和他在一起呀,他才能將他的心比你的心。)

剛開始正式打,就像網球一樣,只是球是在地上滾的方式,我有點晃神,一方面心中有掛念的事,二方面最近很累。

但慢慢的,我越來越投入,發現真的很好玩很刺激,不時我們兩個尖叫、互相大笑。

我發現,和孩子相處好愉快,他們很直接很自然,他們很創意很好玩,然後投入的玩,自己也一掃這幾天的疲累,腦袋可以放空,開懷的大笑。他們的世界很單純,複雜的是大人阿。

忽然,孩子說他要兩手都拿拍子。

我:「為什麼?沒看過拿兩隻的耶(咦?立刻心中提醒自己不要落入自己對一般打球想像的框架。) 」

孩:「因為你還有弟弟幫你擋一邊,我沒有阿,所以拿兩隻幫忙嘛。」

(果真小孩想的做的,事出必有因)

我:「對ㄟ,你說得很有道理, 合理!」

然後他真的拿兩隻打,模樣超有趣,打一打他自己發現很卡,又換回一隻。

就這樣有時候他用兩隻我用一隻,有時候我用兩隻他用一隻,我們沒有要一樣,而是依照彼此舒服習慣方式做調整(這中間有很多對話與核對彼此狀態),尊重對方的選擇,一起創造很有趣的遊戲!你說尊重與自主怎麼教,平常生活就在練習呀,不用耳提面命提醒他,在一來一往對話的過程就在體會與轉化成生命經驗。

我們玩了一個下午,紮紮實實、心無旁騖的陪伴,真的很久沒如此,孩子因為有個獨處的陪伴而開心,我也因為全心的投入玩得很開心。原本一堆惱人的事情讓人耗竭厭世,因為這場遊戲,讓我有充電的感覺。孩子為生命帶來的能量,很強大!


【延伸閱讀】


20170812,宋,學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