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2014 年 7/26~27 台南親子共學團父母教養實踐班】 課程簡章




勇敢地選擇做「不一樣的父母」,過屬於你的悠遊親子生活

這個課程將協助您,在勞累的育兒點滴中,
找到方法拾回愜意的生活,找到力氣實現盼望的親子關係,
找到信心更滿意作為父母的自己;

有理念澄清討論課,有育兒經驗分享,有親子體驗課,

您將能重新看見「和孩子之間」,不再重演緊張的生活劇碼。
歡迎您,來做全世界最富有的人,能陪孩子歡笑與成長的人!
請先參考【共學團的目的與價值】【假日親子共學團答客問】


【不只是小寶寶,是一個寶】



                                                                 圖文:張淑惠

baby的魅力凡人無法擋,每回我見到幾個月大的小寶寶,都很想抱,但是我極力的克制自己,因為我有過小寶寶,我知道小寶寶能選擇的話就絕對不會願意被抱離爸媽的身上,這是很自然的保護機制,兒子小寶(6y5m)還是嬰幼兒的時候,我都由他自己決定要不要給人抱,並且絕不加一句勸說,只要小寶一縮身體,或者沒點頭,我就會對想抱他的人說抱歉,寒暄幾句話之後盡快離開,通常十次有九次半,小寶都拒絕,即使是對見過許多次面的親友。

【2014年8/23~8/24 桃園區親子共學團父母教養實踐班】 報名簡章



桃園親子共學團 父母實踐班上課簡章

勇敢的選擇做 不一樣的父母   過屬於你的親子生活



這個課程將協助您,
在勞累的育兒點滴中,找到方法拾回愜意的生活。
找到力氣實現盼望的親子關係,找到信心更滿意作為父母的自己。
有理念澄清討論課,有育兒經驗分享,有親子體驗課,

您將能重新看見「和孩子之間」,不再重演緊張的生活劇碼。
歡迎您,來作全世界最富有的人,能陪孩子歡笑與成長的人!


摘錄了一篇【不只是小寶寶,是一個寶】文:
桃園親子共學團的領隊彌堅,讓我見到了一種很溫暖很厲害的方式,
來應對這個問題,讓我直呼驚奇。
知道怎麼介紹人給小baby認識嗎?這就是了。amazing!!!
那讓我感覺,我接過了一個寶。不只是小寶寶,是一個寶。
我們以怎樣的程度愛自己的孩子,別人就以怎樣的程度愛他,
把孩子當一個人般尊重,這就是了。


2014年6月25日 星期三

【捐款公告 】



感謝全國各地親子共學團捐款贊助廢核平台,我們將於收齊後轉交廢核平台,並於促進會臉書及部落格公佈捐款明細。

全國廢核行動平台從426宣布進駐凱道靜坐、427舉辦萬人大遊行直到430撤離,總共五天的行動支出項目包括舞台、音響、帳篷、流動廁所、布條、文宣等, 共花費330多萬元。由於事出匆忙以致籌款時間不足,此次發起凱道靜坐與遊行費用,雖有現場民眾的熱情捐助,經費仍有缺口,自5月中開始募款以來,缺口已 從原來的90萬變成17萬,本次募款將主要支付426430的凱道行動,募款餘額亦將用於未來平台的廢核行動。

這次反核行動,終於讓棘手多年的核四問題獲得初步解決,要扭轉政府政策,幾乎是在完全不可能之中,靠著許多人堅定的努力才能有的進展,目前取得停工的成果,若能進一步廢核成功,受惠的將是我們全體台灣人,感謝以下朋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以下是捐款明細: 
大腳小腳新竹親子共學團/4056 
黃〇芬/2000 
黃〇瑜/200 
郭〇然/1000 
周〇玲/1000 
鄧〇玉/1000 
張〇惠/1000

【2014年7/19~7/20 竹苗區父母教養實踐班 暨 親子共學團招生】







勇敢的選擇做   不一樣的父母   過從容的親子生活

大腳小腳親子共學團近兩年來已經在台北、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屏東紛紛開團,全國目前大約有(600個家庭)每週風雨無阻的為了能夠提供給學齡前的孩子更多理想的教養環境與教養的態度,共同學習共同玩樂。

這個課程將協助您,
在勞累的育兒點滴中,找到方法拾回愜意的生活。
找到力氣實現盼望的親子關係,找到信心更滿意作為父母的自己。
有理念澄清討論課,有育兒經驗分享,有親子體驗課,
您將能重新看見「和孩子之間」,不再重演緊張的生活劇碼。
歡迎您,來作全世界最富有的人,能陪孩子歡笑與成長的人!

◎第一堂: 7/19() AM 10:00~12:00
「玩」「美」不完美,放下心裡的完美小孩
~看到自己的秘密教養藍圖

◎第二堂: 7/19() PM 1:30~4:00
照書照豬養,不如找到適合自己的好教養 ~檢視目前教養方式受到傳統觀念及主流價值怎樣的影響。

◎第三堂: 7/20() AM 10:00~12:00
噹噹噹親子平交道,停看聽心用法~共學體驗課,請帶孩子一起來
觀察自己,孩子及別人的家庭互動,彼此學習,信任與支持。

◎第四堂: 7/20()PM 1:30~4:00
溫柔愛他的心,放手他的身~教養經驗分享,問題交流與討論

2014年6月22日 星期日

【純粹抱怨文--有不友善公園】

                                                       圖文:Beverly Gong


在共學團愈混愈久,就以為世界也對孩子如練習環境般友善,錯了。
今天難得有機會去以往的公園玩,看看其他小玩伴。
兩個小時下來,我感到難過震驚,忙著替自己小孩發聲,也試著協助其他孩子不被長輩霸凌!
我深度的懷疑,其實大人對自己所說出的話和做出的事,並沒有思考過其中的價值和邏輯,如果真的一件件事情攤開來講,大人其實比小孩更真誠(欲望)和虛偽(表達方式)。
例如:
1、旭帶自己的車去公園玩,小孩A直接騎上去,A阿嬤說:誒,那是別人的,要輪流玩!
這是啥邏輯?你明知道是別人的,應該是向所有者借,而不是默許小孩執行掠奪,還故作大方要輪流?!今天你在公共場合包包剛放下,旁人說我也想背,然後拿走說要輪流,這種事發生在大人自己身上時,也覺得ok嗎?我應該直接報警抓現行犯了吧!
我只好跑去跟小孩A解釋所有權,並協助商借,雖然沒借成功,但在我連續介入6次與示範下,A阿嬤終於知道我是認真的,不過她都是把A罵下車Orz。之後我借出滑板車,讓A有借成功的經驗和滿足玩的心,她也比較懂得要詢問。

【處理事情】

                                    文:Yishan Tsai  圖:陳界良
 

     在崇倫公園的第四次共學,我邀我家魚骨頭一起出席。

  或許是天性使然,他很快就變成孩子們的大玩伴,和他們一起吼吼叫叫。玩累了,一家三口回到放東西的大涼亭休息。沒有太陽的冬日午後,我的注意力有些渙散,有一搭沒一搭地陪小寶吃麵包;魚骨頭又陪著家燊和震震玩起人體停車場遊戲。咣啷一聲,什麼東西倒了。
  
        是鴨子在家妙家的小桌子旁邊玩,不小心碰倒了牛奶棒,灑了滿地。她有點不知所措,想跑回媽媽那邊。跑到半路,我家爸爸向鴨子招手:「鴨子來,我們一起把東西撿起來」;琪媛(牛奶棒的主人)也走過來,說:「打翻啦,沒有關係,收好拿去丟吧!我拿蓋子過來。」家燊、震震也去幫忙,大家一起善後。

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小寶的幼小銜接課】


                                                        圖文:張淑惠



小寶(6y5m)從未讀過一天幼稚園,這是我們刻意打造的練習「學習自主」的空間。

最近我們為他報名了種籽學校的一週試讀,這真是一次破天荒的體驗,一向自由慣了的小寶,到底會如何面對那一切不便與團體的生活,我們完全不能預期,更因為他最近一個月很宅,玩minecraft到很高明的境地,總抱怨天氣太熱、讓人太累,更為試讀添加變數。

早上我們去郵局回來路上,因為多走了一段他沒預期的路,小寶又說熱,我也沒耐心了,他一路生氣的跟我互動,我靜靜的走著一段時間,告訴他:「你可以告訴我你在氣什麼,我一定會聽,我們從來都不會不讓你講話,你可以用講的告訴我。」我說了幾遍,他終於說:「那我不要去種籽學校。」我說:「你剛剛生氣跟去種籽學校是兩件事,我們在說的是剛剛生氣的事,跟種籽學校沒有關係。」我強調了幾次,他可以告訴我在氣什麼,小寶終於說:「要去種籽學校讓我很煩,那裡有沒有冷氣?有沒有電風扇?」原來,要上學的這件事,其實讓他一直掛在心上,即將面對陌生的環境與人,未知的學習場域的焦慮,讓他藉由對環境的敏感爆發開來。 

2014年6月20日 星期五

【讓孩子放聲大哭,是我們沒體會到他今天沒準備好這樣玩的心情】

                                              圖文:台北假日一團 黎蔚鋒


今天下午來到大溝溪親水步道,走到階梯平台對面,想跨石頭渡河去
玩水,我也站在石頭中間,準備接致廷踏過石頭,此時致廷踏在第一顆
石頭後,突然反悔不想繼續走,而我告訴致廷:試試看,來啦(心想:上次共學來這裡玩,已經經歷過一次踏過石頭渡河,應該不會這麼怕了吧)
連續說兩三次"致廷:試試看,來啦"後,這時我也沒等致廷說"",就伸手抱致廷渡河,此時致廷放聲尖叫,哭著不讓我抱他過河,而且很掙扎,此時這樣反而危險,立即作罷將致廷扶回原來的大石頭上,而致廷也哭著說要回家,不要玩了。而我們也立即配合說,好啦!我們先回去好了。

2014年6月19日 星期四

【幼兒會搶奪玩具怎麼辦?---翻譯文章】

                                                    圖文:Giovanna Jo


小小孩們,語言還沒發展好,可以溝通的方式,就只有肢體語言了。這時候從大人的角度看起來,似乎有些「怵目驚心」。若是大人可以放下自己內在的情緒與價值標籤(這樣的行為不好,這是壞小孩),讓孩子不傷害彼此的前提之下,自己練習解決衝突,孩子往往會令人驚奇的找出他們自己的辦法!

尊重孩子,相信孩子,讓孩子成為一個獨立,相信自己有能力的人。


原文出處:


她很大膽,外向,是個領導人才這女孩是絕對不會當璧花的。她急著要與同儕們進行連結,一個簡單的「哈囉」是不夠的。她想要得到他們的注意。她想要有互動。最理想的狀況是,她可以得到回應。想當然爾,她的社交技巧還需要很多練習,而在學習如何加入遊戲的過程中,她卻經常遭到誤會。她那些古怪的行為有時候會讓父母感到憂心,甚至尷尬,因而引發了他們的不認同。其實她的幼兒同儕們是很可以原諒他的(即使是在他們就快要輸掉了這場玩具爭奪戰時),但她的朋友的父母可能就不是這麼的能夠諒解了。

在我所指導的每個 RIE 父母/幼兒團體中,都會有至少一個孩子(男孩或女孩)會嘗試從同儕的手中拿走玩具。尤其是嬰兒和小小孩(3歲以下),這樣的行為通常是一種社交活動的表現,一種「玩在一起」的方式,一種打招呼,或是「嗯... 你手上那是甚麼?」的表達,或者是「你揮舞著玩具的那個樣子很讓人感到興趣。我想要來試試看。」這時候,會出現伸手拿該物品的動作,有時候是很快的抓住該物品,接著是一番爭奪(有時候不會有),最後有人就會得到獎品。但是只要大人保持輕鬆的態度,不要想著批評或指責,那個「受害者」通常不太會對自己手上的東西被拿走而生氣。

父母們很喜歡 RIE 教室,因為這個教室是一個讓嬰兒們可以自由互動,幼兒們被允許安全地練習處理衝突,並且在大人最少介入的情況之下,從衝突中學習的庇護所。(*跟共學的想法是一樣的)指導員會在一旁確保孩子不會傷害彼此。當孩子們出現爭奪玩具的情況時,我們的目標是允許孩子盡可能的積極參與解決問題的過程。如果我們不介入,孩子們通常都可以出乎大人意料地自行處理衝突。如同嬰兒專家 Magda Gerber 所建議的,「假如每一次大人都要出手介入,並且把自己的是非價值帶給孩子,孩子要不就是學會依賴大人,要不就是學會公然反抗大人。我們越是信任孩子能夠自己處理,他們就能學到更多處理的方法。」

與其立刻出手介入,Magda 建議不如在衝突的過程中進行「實況轉播」平靜,公平地陳述事實,讓孩子們知道我們瞭解他們,也同理他們,例如:「班剛剛正拿著那個玩具,但現在艾莎拿走了。」或者,其中一個孩子若是生氣了,我們可以讓孩子明白我們看到了,「艾莎把玩具拿走,讓你覺得不舒服了。」

不過有時候,拿走玩具不再是偶發行為而是變成了一個行為模式,這時候就得要好好處理了。父母們與指導員這時候會試著找出這個行為背後的動機,然後尋求最有效的介入處理方法。這樣的事情曾經在我的教室裡發生過,而我們都從中學到了許多。

Sabrina就是個如同我上面所描述的,膽大,外向的領導人才。在她一歲多的某個階段,她開始習慣去拿別人的玩具。在我看來,她都只是在展現強烈想要與朋友一起玩的欲望,但就如同她這個年紀的多數孩子一樣,她也不太知道該怎麼玩在一起。

一位名叫 Tom 的男孩在他18個月大的時候加入了這個教室。在一段適應期之後,在他進入教室時,都會興奮不已,跌跌撞撞地到處玩,通常是他自己一個人玩。他選擇自己玩,似乎是希望遠離爭吵(特別是與 Sabrina 的爭吵),如果有其他孩子來拿他的玩具,他會很快的放手,而且 Tom 似乎也不在意。他不會進行搶奪,就只是再去拿另外一個玩具玩。孩子這種看似被動的反應,通常會讓父母感到擔心,但孩子若是太過強悍,父母一樣也是會擔心。我的孩子是不是太膽小了?他是不是會就這樣一直躲避衝突,讓別人佔他的便宜,甚至欺負他?

隨著時間過去,我們發現 Sabrina 搶奪玩具的行為已經變的有些強迫性。雖然她也常常主動拿玩具給別人玩,也會跟教室中的另一個女孩創造出有趣的遊戲,但很多時候她還是會玩搶奪的遊戲。這越來越像是她對身旁大人的測試,而不像是她與其他孩子們可以想辦法自己解決的衝突。Sabrina 的父母和我都同意她需要一些引導,因此我們決定當她陷入搶奪玩具的行為模式時,我會採取介入的手段。

如果她靠近一個手上拿著玩具的孩子,我會把我的手放在她和那個孩子之間,並詢問她「請問你是要借這個巴士玩嗎?」如果她說「是」,而另外一個孩子看起來並不想借,那我就會說「他現在正在玩那個巴士。請你選其他的東西玩。」如果遊戲室裡剛好有其他的巴士玩具,我就會指給她看。

有時候,這個方法出奇地有效,也降低了她要測試大人的需求。但有時候她會堅持,而且在我用手阻擋她的時候會開始生氣,這時候我會說「我不會讓你把 Brady 手上的巴士拿走。你可以在他玩完了,不想玩了之後,再拿來玩。」即使她會哭鬧,抱怨,Sabrina 似乎對於我們阻止她的行為感到有些安心。而當那個班級到了畢業的時候,Sabrina 滿兩歲了,她已經很少會去搶奪別人的玩具了,因為她已經發現了其他可以跟別人玩在一起,更有效的方法了(例如像是模仿)。

Sabrina 也提供了 Tom 一個成長的機會。有一天,Sabrina 在我還沒有機會介入的情況下,從他的手中拿走了一個東西。這一次,Tom 看起來是有被打擾了,因此我提議「如果你想要那個東西,你可以握緊緊的,並且告訴對方:『不行,我正在玩。』」之後,我又在教室裡提醒了他一次,當其他孩子拿他手上的東西時,「如果你要這個東西的話,你可以握緊緊的。」

接下來的那週,Tom 的媽媽私下跟我說,她聽到 Tom 好幾次自己小聲的練習說「不行,我正在玩」。

再接下來的一個禮拜,Tom 有了機會試用這個新的技巧。Sabrina 想要從他的手中拿有一輛紅色的車子。他緊握著車子。他們互看了一眼,然後 Sabrina 走開了。Tom 站著不動,無法置信地看著手中的車子,愣住了足足有一分鐘。


這次經驗讓 Tom 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他從困境中翻身了。在教室裡,他仍然會花很多時間自己玩,但他開始會猶豫地,出乎意料地進入社交活動中,他發現了與同儕互動的興奮可能值得他冒那個風險。




2014年6月15日 星期日

【He m̄-是汝 ê 問題】

                                                   文:Hian-Kun Tenn



昨晚我們兩個大人,正在講其中一方工作上的事情。

內容大略是受到同事不太合理的要求的影響,而造成一整天不好的心情。
講著講著,Jummy (3y2m) 突然開始發言了。

以往他可能會心情不好、對我們講的內容不感興趣,或是覺得我們聊天忽略了他,而大聲制止我們繼續聊。

但這次不是叫我們不要再講,而是發表他的意見。

2014年6月13日 星期五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是個爸爸!】

                                                            圖文:張淑惠



假日親子共學分享

用這三個問題問把拔們,得出好些有趣的分享,題目是:

1.
孩子出生前後,印象最深刻的事(酸甜苦辣都可以)
2.
什麼時候你真的有當爸爸的真實感,知道了我真的是個爸爸
3.
自己這個爸爸做得不錯的地方

A
爸說,第一次感覺自己是爸爸,是孩子還在老婆肚子裡的時候,他竟然可以伸出手來回應我,跟我玩。(但另一位把拔說,那很可怕,好像異形,我都不敢摸,有點噁心~這把拔描述既真誠又寫實,笑翻全場。)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是個媽媽!】

                                                              圖文:張淑惠



假日親子共學分享

用這個問題問爸爸們:什麼時候你真的有當爸爸的真實感,知道了自己真的是個爸爸?

意外的收獲是,媽媽們也分享了,如下:

A
媽媽:

雖說兒子還在肚子裡時,我可以感覺得小生命在長大
但我自己卻是一直到他好幾個月大才開始有當媽媽的感覺

從月子中心回婆婆家後,一直覺得身體很累,一直很想睡覺
當時堅信百歲媽媽的做法
堅持四小時餵奶,不要常常抱
但是每天都忙著擠奶餵奶哄睡,好不容易睡著,四小時的週期又到了
整個月子期間根本就是人仰馬翻
所以當他在嬰兒床上安安靜靜東看西看的時候
我簡直是謝天謝地趕快跑去補眠或吃飯
當時的我真的不是一個盡職的媽媽,
我不愛跟小孩說話,也不知道怎麼跟小孩玩
甚至抱著他時也只是想著你可以趕快睡覺嗎?”

但是兒子的姑姑每天下班回來就會一直跑去跟他說話
有好幾個半夜兒子也是趴在姑姑身上睡著到天亮
慢慢的我發現,兒子只有要喝奶的時候會找媽媽
其他時候都愛跟爸爸和姑姑玩
兒子看著姑姑的眼神隨時都充滿了愛,但我抱著他時他卻不會看著我的臉

那時候讀到一個小故事
把小猩猩和兩隻母猩猩娃娃關在一起
其中一隻娃娃身上纏著鐵絲和奶瓶
結果發現小猩猩只有在喝奶時才會靠近那隻娃娃
其他時候則都賴在毛茸茸的娃娃上

當時我很傷心,覺得自己就是綁著鐵絲和奶瓶的母猩猩

後來開始學習姑姑和兒子說話的感覺,自己也一遍又一遍練習互動
同時捨棄百歲媽媽派,只要兒子需要,就給他很多的擁抱
其實也記不清是甚麼時候,兒子喝奶時開始會看著我笑
開始會用動作或眼神回應我對他說的話,
好像從那時候開始,我才在我們之間找到連結
才真的體認到我是他的媽媽!

B
媽媽:

我以前一直活在一種想像,希望做一個輕鬆優雅的媽媽,孩子會乖乖的受我的訓練,學會定時睡覺,好好自己吃飯,自己玩遊戲,可以溝通(那種我自以為他要聽懂我說的話的溝通)

我也是餵完奶心裡面就希望他趕快乖乖去睡覺,晚上哭了先用百歲那一套,讓他哭半天,哭的聲音沙啞,還是硬著心腸想說這是訓練,我要是心軟了,這孩子就長不出自己的能力!

陪他玩的時候,也只是看著他,然後叫他不可以做這不可以做那,放開了一點點,還自以為是一個多開明,多進步的一個媽媽,但我家的寶貝,用最嚴厲的通牒告訴我,我做錯了!

一歲半之前,他兩次半夜歇斯底里的狂哭狂吼到我和把拔完全沒有辦法安撫,以為他熱經孿,但他根本沒發燒,我們抱著他衝去台大醫院急診,弄到天明才回家,急診醫師叫我去掛神經科,去照腦波! 根本沒用!直到爸爸叫我可不可以不要再這麼嚴格的規定和要求他還有一直跟他說不,情況才好轉一點點,又再後來來共學,兒子又再好一點。但我知道我還沒有放下我心裡很多的框架。但我也發現每次我柔軟的認真的感受他的情緒跟需求,去回應他,他也會願意帶著感情回應和需要我的時候,我才感覺到我是他的媽媽!也因為這樣,我知道這條路是對的,要繼續走下去!